首页>新型烟草>国内>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无证网络售卖电子烟 非法经营终获刑
2019年10月22日来源:《法制日报》作者:王春

  近几年,电子烟引人注目的同时,也伴随更多争议。有人认为这是时尚潮流,也有人把它当作传统香烟的替代品,甚至称作戒烟工具。因为有需求,有人就看到了商机,在网上销售电子烟,但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日前,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就审结了这样一起案件,几名被告人在未取得烟草经营资格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售卖电子烟,最终分别获刑。

  2018年10月,市民陈先生向派出所报案,称怀疑自己通过网络渠道买到了假烟。原来之前陈先生在一个卖香烟的微商处花了340元买到了一般市场价380元一条的国外某知名烟草品牌香烟。陈先生并不认识卖家,也没跟对方碰过面,香烟是通过快递到付的形式寄来的。香烟盒子上不仅有英文还有很多韩文,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的陈先生,到派出所报了案。

  陈先生的疑心,意外揭开了一个通过网络非法售卖电子烟的案件。2019年1月9日,根据线索侦查,两名涉嫌非法经营罪的男子,程某越和陈某铭,在江苏被抓获。据悉,两人都是95后,是读大专时候的同学。2018年4月,在做微商的程某越接触到了电子烟,从中察觉到了商机,便通过互联网从他人处购进“烟弹”,自己通过转卖获取利润。

  经查,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期间,程某越在未取得烟草专卖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网上销售方式将电子烟出售给“下家”陈某东等人,销售金额共计24万余元,从中非法获利1万余元。期间,由于销售电子烟的生意忙不过来,听说同学陈某铭在家整天无所事事,程某越就雇佣了他,让他负责打包发货。

  “下家”陈某东也找了个搭档龙某,由陈某东负责联系上家及客户、结算货款,龙某则负责收货、发货,从2018年1月至同年10月期间,两人私自在网上销售电子烟,销售金额共计15万元,从中非法获利1.8万余元。

  据悉,《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规定,卷烟、雪茄烟、烟丝、复烤烟叶统称烟草制品,实行专营专卖。2017年10月,国家烟草专卖局下发了《关于开展新型卷烟产品鉴别检验工作的通知》,将IQOS、GLO、Ploom、REVO等4种类型的新型卷烟产品纳入卷烟鉴别检验目录。程某越和陈某铭贩卖的IQOS电子烟,经浙江省烟草质量监督检测站抽样鉴定,均为真品卷烟,烟丝填充物由烟叶制成。

  法院在审理后认为,程某越、陈某东、龙某、陈某铭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非法经营烟草制品,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在各自参与的共同犯罪中,程某越、陈某东、龙某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陈某铭其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予以从轻处罚。4人都自愿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且龙某有自首情节,陈某东有立功表现。最终,4人均因非法经营罪获刑。其中,程某越被判有期徒刑3年1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其余3人均被判缓刑,并处罚金。

  【法官说法】

  电子烟虽不同于普通香烟,但也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在未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情况下,私自经营售卖,是违反国家法律的。目前在市场上出售的电子烟产品,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等方面随意性较强,质量参差不齐,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风险,广大市民还请尽量远离电子烟。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生产、销售烟草专卖品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5款:违反国家烟草专卖管理法律法规,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无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特种烟草专卖经营企业许可证、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等许可证明,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225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第3条第1款规定,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或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25条规定的“情节严重”。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