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型烟草>国际>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关闭按钮。)
剑指电子烟的美国FDA局长意外辞任 是动了谁的奶酪?
2019年04月22日来源:烟草在线

  烟草在线专稿  在特朗普政府期间,高层政府官员的离任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2019年1月,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还在推特中信誓旦旦地表示,并不打算离开该机构,还说今年将出台很多重要的政策。然而,3月5日,他突然宣布将于4月份辞任。与他的前任相比,戈特利布被认为是患者权利和健康的拥护者,多次抨击电子烟助长了青少年使用蒸汽烟的激增,因此他的离开可能意味着许多“战斗”的结束,一些人将其辞职称为电子烟产业的一大福音。

  戈特利布辞职的消息公布后,烟草业内人士大感宽慰。根据纳斯达克的数据,奥驰亚的股票上涨了1.5%,英美烟草公司的股票上涨了1.9%。纽约大学全球公共卫生学院院长Cheryl Healton称赞戈特利布在这场复杂而激烈的斗争中有所建树。她说,关于电子烟对试图戒烟的人有多大帮助以及对年轻人是否有害,目前尚无定论,所以在这种环境下制定政策是很困难的。

  激进监管立场导致戈特利布步履艰难

  2017年7月,在就任FDA局长的几个月后,戈特利布公布了一项全面的烟草蓝图,呼吁减少卷烟中的尼古丁含量,将其降低到非成瘾水平。尽管美国的成人吸烟率在2017年创下14%的历史新低(约3400万成人),大大低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42%的吸烟率,但戈特利布认为,减少吸烟成瘾,抑制卷烟使用,对于疾病的根除和减少将比批准药物更有作用。

  戈特利布的初衷是让吸烟者转向危害较小的替代品,如电子烟。但他很快就卷入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危机:数百万中学生和高中生爆发式使用蒸汽烟,尤其是Juul,其中许多人对尼古丁上瘾。他曾在一次采访中回忆起2018年8月的某天早晨,该机构烟草控制部门负责人给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高中生使用蒸汽烟的比例高达78%,中学生为48%。

  2018年9月,戈特利布一改初衷,称青少年使用蒸汽烟的流行程度为“流行病”,并指出,“FDA不会容忍整整一代年轻人对尼古丁上瘾。”他威胁蒸汽烟公司说,如果他们没有找到阻止未成年人猖獗使用的方法,届时则将产品撤出市场。

  2018年11月,戈特利布请来了奥驰亚、Juul Labs、英美烟草、日烟国际和帝国品牌的高管,并表示FDA将采取有效的禁令,禁止便利店销售果味尼古丁。同时,他提议将大多数加香电子烟(薄荷烟和薄荷醇烟除外)限制销售给设有年龄限制的商店或部分商店,并大幅收紧网上购物。然而,电子烟倡导者也嘲笑戈特利布的举措,他们表示,他为保护年轻人所做的努力将使成年吸烟者更难获得他们停止使用普通卷烟所需的产品。

  2019年1月,戈特利布威胁从市场完全撤出电子烟。2019年2月,美国奥驰亚集团斥资128亿美元收购Juul Labs公司35%的少数股权。戈特利布指责两家公司违背承诺,于是把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叫到了他的办公室。2019年3月初,戈特利布就非法向儿童销售烟草产品的问题与美国最大连锁药店沃尔格林、美国零售巨头克罗格公司以及世界上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公司在内的15家零售商正面交锋。

  戈特利布在位期间,FDA还公布了另一项提案:将禁止薄荷烟。此提案一经公布,烟草巨头股价大跌。奥驰亚更是表示会反对任何减少卷烟中尼古丁含量的努力,并对该机构的权威提出异议。该公司维护着两个网站,向F.D.A发出数千封由吸烟者签署的几乎完全相同的信件,反对减少尼古丁含量。奥驰亚在其网站上指出,禁止使用薄荷醇会损害卷烟销售所产生的公共税收收入并刺激非法黑市。

  戈特利布激进的立场遭到了反监管组织的强烈反对。例如,美国税务改革和前FDA官员表示该机构的监管工作将摧毁数千个工作岗位。一些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最近抱怨他的做法代表着“监管恐慌”,并与特朗普的反监管议程背道而驰。这些团体组成联盟,上个月致函特朗普,要求他“立即停止FDA对电子烟企业咄咄逼人的监管攻击”。

  戈特利布决定离开之际正是他对电子烟的监管目标即将实现之时,这让业内外人士猜测他已“失宠”于特朗普政府。但不管怎样,声势浩大的反对声音也许是戈特利布辞任的重要原因,加之他推行的很多政策都极大威胁到了烟草业的利益,这可能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阻碍他继续走下去的关键因素。

  后戈特利布时代的变数

  美国政府目前已宣布将于4月初任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所长内德•沙普利斯(Ned Sharpless)为FDA代理局长。沙普利斯博士是一位内科医生兼科学家,自2014年1月起担任北卡罗来纳大学莱恩伯格综合癌症中心主任,2017年10月起担任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负责监管美国最高癌症研究组织,年度预算近60亿美元。戈特利布评价说,沙普利斯已经对FDA了如指掌,他是一位伟大的公共卫生人才,也是一位敬业的医生,FDA将从他的领导中获益匪浅。

  总的来说,有理由相信戈特利布的主张在其离任后将被政府严重忽视。在戈特利布宣布辞职后,其支持者和医生团体迅速表达了对这些公共卫生问题的关注,特别是对于戈特利布下一步的进展是否会被撤销;烟草巨头是否会“乘虚而入”,向国会提出诉讼并向白宫伸出援助之手,破坏他的长期计划。FDA内的一些长期官员私下说,他们担心戈特利布的想法会无限期地被延迟。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烟草巨头、电子烟制造商和大麻行业似乎对戈特利布的离开感到满意。富国银行分析师Bonnie Herzog表示,此举“将被广泛视为对烟草业有利,尽管这会带来一些不确定性。”烟草业高管表示,尽管他辞职的消息令烟草股大涨,但现在说戈特利布辞职将如何影响电子烟公司还为时过早。他们还担心沙普利斯可能会完全放弃监管努力,加剧青年人的使用,并导致国会介入。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发布预算提案,建议新增电子烟使用费,以资助FDA对新型烟草和尼古丁产品的监管,藉此减少青少年使用。预算估计这笔费用每年可带来多达1亿美元的收入。在过去一年,青少年电子烟用量激增,美国FDA打击了电子烟制造商。目前电子烟没有使用费。民主党人参议员Jeanne Shaheen也提出过类似电子烟费用,他称赞特朗普将这项措施纳入其预算中。Shaheen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很高兴特朗普政府明确表示要应对青少年电子烟使用的危机。目前我已争取两党支持我在国会的立法。”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