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空巢老人
2019年09月19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徐建文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经济得到了飞跃式发展,年轻的劳动力拥向沿海城市,成为了经济建设发展的生力军。但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也成为社会的凸显问题与矛盾。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比例不断上升,空巢老人以及社会养老问题和矛盾日益突出,孤独成为陪伴空巢老人慢慢变老的主要方式之一,也被称之为当今精神上最可怜的人。

  上周末,我朋友约我去他乡下老家去钓鱼,吃点正宗乡下菜,我们几个朋友就相约而去了。那天,太阳较大,天气还是比较热,一段时间没有下雨,到处显得十分的干燥,好像地面上都会冒烟似的。农村的稻田里很多已是无人种植,而是长满了杂草,菜地里种的常食用蔬菜、辣椒、豆类、瓜果等都是寥寥无几,水塘、田间偶尔可以看见二三十只鸭子正在觅食,村庄里很少看得到人,一个四五十间房屋的村庄,听说居住的人口不到三十几个,平均一人住一套不到,并且大多数还都是空巢老人。年轻人外出打工,或者陪小孩一城里买房读书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孤寂的空巢老人,基本上过着半自给自足的生活。

  我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每年或隔一二年还会去农村看望亲戚和长辈,所以对农村并不陌生,而是感到十分的亲切,只是一种时间与空间上的变化,尤其是对那一草一木、一池一溪,田间水稻与鸭子的嬉戏,鸡鸣与狗叫,无不沟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唯独不存在的就是缺少小孩子夏天嬉水、追逐打闹的场景,人气较少,只有零星的老人依稀可见。

  晚上,由于喝酒聊天,我们吃饭花了一个多小时,我早几分钟听完先走出了屋子,到大门口,不经意间发现一个老太太的身影走向隔壁屋子,然后坐在竹靠背椅上,门口没有开灯,显得有点暗,看不清楚老人的脸,猜不出准确的年龄,一只手不停的摇着蒲扇,看着我们。可想而知,她刚才是趴在窗户上看我们吃饭喝酒聊天,凑一份热闹的。一时间,我打心里不是滋味,一个老人独守一栋老屋,连灯都不舍得开,随着年龄的一天天变老,陪伴自己的唯有孤独和不会说话的老屋。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已有两天没有给母亲打电话了,母亲已八十多岁高龄,也是一人独处一屋,不同的是她住城市里,我其他兄弟姐姐和晚辈们每天都会去看望她,陪她聊天,关心母亲的生活,做到了起居生活无忧,只是吃住隔了一百米左右远的距离。但自父亲1996年9月去逝之后,母亲也就算得上是半个空巢的老人了。

  由于我在部队19载,转业回到地方之后,工作地离家也有近200余公里,虽然也常回家看看,陪伴母亲慢慢变老,但毕尽心有余而力不从心,只有每天的电话问候,代替身边的陪伴,我一直为陪伴母亲的时间过少而感到自责与内疚,心里常想,等我退下来不工作了,要好好的陪伴母亲,伺候母亲,陪伴母亲慢慢变老。俗话说:孝不能等待。其实,我们都忽视了,当母亲在变老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在慢慢的变老,也将成为子女心中的空巢老人。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陪伴好自己的父母,不让内疚成为终身的遗憾。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