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等到了秋天
2019年08月27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张洪

  明媚的秋光里,白蓝白蓝的云天下,驮着梦想的鸟儿一群接一群地欢歌飞过;留下阵阵金色的声浪,波涛般落进秋天的耳朵。

  波浪般金色的声音——秋的呼唤:鸟儿呼唤秋天的心灵声响,融入高远的云天,在灿烂的阳光下不断回响。呼唤秋天的音响,反复在鸟儿的迎风飞翔里传唱。不绝于耳的歌声,如黄鹂般清脆嘹亮,如水鸥般恬静坦荡。秋的呼唤——呼唤秋天的歌唱,生动明净地沿鸟儿不知疲倦的喉咙在秋风中一路扶摇直上。

  金秋十月的滇东高原,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山川河谷遍野金黄。秋天,草在结它的种籽,秋风,在摇它的落叶。静静地站在这秋天的草甸里,听,风吹草浪的声音;沐,秋雨缠绵的多情,十分美好。

  阳光照耀下的秋天的原野,如梵高画笔下的南普罗旺斯阿尔一样绚烂美丽。我常来到田间地头、果园郊外,如同一位老农注视着这片已融入自己骨血的土地,又如一位漂泊的游子重返家园一般,长久地痴迷、神往着这片蓝天净土。天高云淡,鼻翼间充满了爽朗的清新气息,我沉醉于满眼的橘黄橙绿当中,叫人赏心悦目。

  一阵柔柔软软的轻风过处,着一身浓浓的金装的女人:缀满成熟的黄草屑的裙裾,缠绵在如烟的柳条儿上。柳条儿,也随风绿黄地摇荡——摇荡一季如花的秋光。秋光,旖旎;蜿蜒进河边的小路上。星星点点的野花,一上岸,就紧跟着金黄金黄的女人——让秋,满眼满眼地绽放了整个山岗。山岗,在秋风中站立成一个个金碧辉煌的人间天堂。天堂,一个多么美丽而让人向往的地方……

  沿着乡间小路,旷野之上,河流在两岸树木的荫护下哑默前行。走过一片果园,路边橘园里的橘子已经伸出篱笆墙外,果园里密密匝匝的橘子树,葱绿的叶子中,饱满圆润的果实压弯了枝头。这个时节橘子的色彩是半黄半绿的,还没有真正的熟透。但橘子透着光泽,满是油光发亮的样子,鼓胀着身子,正努力的从绿到黄的演化。而那边的柿子树叶子早落了一地,满地的败叶堆积在树下。树上的柿子红彤彤的,仿佛是一盏盏灯笼挂在树枝上。要是等到凌霜时节,柿子表皮会蒙上一层薄薄的白霜,这样经了霜的柿子当然甘甜无比。

  都说金秋是天然的绘画师,远处的山峦间,枫树、槭树不约而同的染红了叶子,这儿一簇,那儿一片,五颜六色。村头的乌桕树也火红了一树,与田间金黄的稻田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幅浓烈的秋色图。沿着幽静的村庄随意地走走,整洁的村庄里码放着柴垛,农家的院落里高大的柚子树伸向蓝天,浓密的枝叶间结满了黄橙橙的柚子,透着诱人的香味。院子的角落里则种着大丽花和菊花,清香扑鼻。不知谁家的屋子里,炊烟正袅袅升起。

  夕阳西下,一切景致渐渐就被暮色收回去了,远空幽暗了,呈现出一片灰蓝的颜色。静听时,有一两只鸟儿在林间啼鸣,仿佛在唱着一个季节的颂歌。不久,呼儿唤夫的声音开始高低起伏,急急缓缓,犬的吠叫也随风来了,忽远忽近,忽短忽长。四野刹那暗淡下来,乡间的公路便也渐渐融化在新秋的暮色里了。

  静静地深秋之夜里,任思绪的游轮,在记忆的长河里随意地游弋,把那一缕缕的过去,一丝丝的曾经,一遍遍的品味,一次次的回忆,再次重温……所有的往事,都已经成为了昨天。想起,依然是那样的温馨。曾经胸怀少年的憧憬,如今已是满面的沧桑,而那秋色月夜里的琴歌细语,也早已被淹没在逝去的岁月里。等到了的秋天,多情的秋天。人生如叶片,一生一落,一落一生!多彩的滇东高原,迷人的草甸秋天,真是不舍得与你说再见!

  辽阔的田地,整齐的房屋,丰收的果园,垂阴的池塘,有的是豆黍桑麻,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穿梭于苗圃果园之畔,此时无俗事之烦耳,无尘念之扰心,耳无俗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面对这秋意正浓的秋景,无怪乎乐天派的东坡居士吟哦出了那无比豪迈的诗句: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橘黄橙绿时。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