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河畔故乡梦
2019年07月23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张洪

  天宇深邃而辽远。乡亲们吆喝牲畜的声音,如童年的牧鞭,远远地,敲打我的思念。

  故土难离,多少年来,我常常在受伤的时候独自呓语:故乡,我的温暖,我的热爱。又是一个多雨的夏天,被雨水淋湿的记忆里,庄稼、牛羊、犁铧、炊烟……纷纷走入柔软而温馨的怀念。

  许多情形,被岁月淘洗得越来越清晰。母亲坐在村口的老榕树下,遥望儿子假日归去;父亲走在崎岖的山道,带儿子去熟悉进山的路口;田间、地头,每一锄耕耘都流淌着爱的汗滴;珍惜、保重,每一声叮咛都道出情的可贵。所有这些,都在故土埋下了不泯的记忆。

  呵,故乡,无论飞得多远多高,我都是一只风筝,长长的思念的线永远在你手中。

  河水,写着滇东高原的风情,满载着远古的梦,向东方奔流。

  时光,在春天的冰面、在枝头、在嫣红的那朵红梅之上融化,沿着春天的方向行走在枝头。

  阳光抵达心口的边缘,一蕾一蕾地鼓胀着千千万万的思绪与畅想。

  枝头一苞一苞地发芽。

  一树风靡,不问古时月,浅笑颦眉,手牵手的搀扶,让日子醉于风雨。

  一剪鸟鸣,一剪花香,演绎时空的深情,洇透每一段光阴。

  先民,从深山里走来。

  曲笔蜿蜒,一阙一阙柔婉的语嫣宣泻。

  捉笔含笑,一指春光,著述人间冷暖。

  梦里梦外,一朵浪花,在浩渺的沧海奔逐着,彩虹搭起的桥通向云端。

  泥土与沙石共筑梦的草木,在祖先的胸怀里生根。

  先民,从山上采摘着野果、种子走下山来。

  他们在林间狩猎,披着兽皮在河畔扎根。

  搭起遮风避雨的房子,临水而居,新的生活在炊烟里展开。谷子的想象,沿着风的旅途,在新开垦的土地上长出绿芽。

  阳光,雨露,洒进田野,探寻一片又一片绿色在橙黄里开启了没有先例和可以参照的生活。

  草山、湖泊、奇山、怪石、桦林等在先民的生活中铺开畅想。

  河道旁,泥土为证。水的清澈,从马的蹄印里渗出。

  咀嚼的意义在谷香里散发,记忆与生命相连。

  滇东高原的流水越过石头溅起的长词短句,一路而来,灵魂在人间奔跑。

  流水的缓慢,使尘世变得宁静。

  风生水起,滇东民族的生命在亘古的河流里翻腾生动。生命的血管奔流,透明的水穿过岁月与生命。

  大河如歌。

  生的希望,焕发着葱郁的神色。

  远古的倾诉,在河水中流淌。

  在黑暗隐溺万物之前,村庄脚下的小河依然涌动着欲望,奔腾着欢笑着嬉闹着跑向远方。枯树的枝丫上落满了早栖的山鸟。

  轻盈的风,在大山翻折的皱纹里行走,在我湿漉漉的感情里行走,将祖祖辈辈生衍袅袅的炊烟,萦绕其间。

  像太阳一样灿烂的故事,从小河的源头,漂向天外。我在小河的流向里窥望岁月,站在黄昏脚下,守望山村的早晨。

  过程,已很陈旧。一辈子辛勤劳作的乡亲,踩着黄昏的牛脚窝匆匆行走在日子上。其实,我的思恋很多,我的梦想很多,就在黄昏里,生命中有一股热血在涌动,像冰川下燃烧的火苗,像地层里翻滚的岩浆,凄苦而壮烈。

  生活是一首抒情诗,每个人的生命都是这首抒情诗里的一个章节。黄昏蔓延着、啃噬着岁月,我的生命从这里走向深远。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