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与烟有关的三则故事
2019年07月24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王世龙

1. 第一次抽烟

  今年47岁的我,已经是一个拥有30多年烟龄的人了,我这一辈子与烟有不解之缘,先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后来是因为我自己工作的原因。我的父亲是在烟草专卖局(公司)成立时,由政府选派过去的第一批干部,我父亲之前也抽烟,当时效益不好,市场还比较混乱,卷烟走私,私人倒卖卷烟现象严重,单位发工资都比较困难,所有单位有时给干部员工发几条烟,算是抵上部分工资。当时我读初中,看到父亲抽烟的样子好潇洒,看到同龄人抽烟的样子很酷,出于好奇,就开始从家里拿烟到外面和同学一起学抽烟,刚开始抽的时候,一抽就会咳嗽,感到口干。年轻人吗,就是咳嗽口干,还装得没事撒酷,但慢慢的也就适应了。因为还在学校读书,抽烟成为了“地下工作”,一怕老师发现,二怕家里父母发现,所以从家里拿父亲的烟时,刚开始是一根二根的拿,到后面就整包的拿,还好时间不长,一年半之后我就作为烟草干部职工的小孩内招到烟草专卖局(公司)上班,抽烟从“地下工作”转为了公开行为。

2. 第一次卖烟

  1987年我上班的第一个岗位就是站柜台卖烟,因为当时年龄小,让人看上去就显得像未成年人,经常会闹出一些笑话来。上班的第一天,我十分的激动,早早的吃过饭就到营业部门口等开门上班,进去之后,店长给我分配了工作,我先打扫了一遍卫生,完了之后我就笔挺的站在柜台前,等待顾客的到来。迎来的第一位顾客是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大爷,要买包烟,可能是上班第一天的缘故吧,十分的紧张,加上大爷叫我:小孩,买包烟。叫小孩就让我脸胀的通红,加上说买烟,但老半天又不说买什么烟,更让我摸不着头脑,傻傻的站在那里。我旁边的店长忙跑过来,大爷,还是老样吧?大爷嗯了一声。店长拿了一包月兔烟给他,微笑的收了钱,寒喧了几句,大爷走了。后来听店长说:大爷姓陈,就住在旁边不到50米,抽烟的习惯就固定买月兔。我记下了,后来在工作中针对固定人群,固定消费习惯的人,我都登记起来,记在脑子里面,在工作中还受益不少。

3. 第一次戒烟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班的阅历不断的增加,工作的经验不断的得到积累,由于在烟草行业与烟打交道的缘故,与烟结下了不解之缘。个人抽烟的习惯也越来越重,变成了每天离不开烟,起床一支烟,饭后一支烟。戒烟对于烟瘾比较重的人来说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对于抽烟史比较长的人来说,戒烟就是一种折磨。记得我还在读书的时候,教我们的一个数学老师,平时抽烟也比较多,有一天看到他没有抽烟,同学们都感到有点怪怪的,后来才知道他身体不舒服生病了。抽烟已多年了,我也曾经有过一次戒烟的经历,但时间不长,只有短暂的三个月时间。记得在我小孩出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小孩生病咳嗽厉害,在家抽烟会加重小孩的病情,妻子让我干脆把烟给戒了,为了下一代吗。我也就开始尝试着戒烟了,一开始是非常的不习惯,总感到口袋里面少了什么东西似的,起床后也老是傻傻的坐在床上发一会儿呆,其实这些,妻子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尤其是在工作中,与零售客户打交道,介绍卷烟品牌时,人家说这烟怎么样,自己都不抽烟介绍时有点底气不足的感觉,那个时候还没有控烟这个说法,所以卖烟不抽烟还真是理由不足。所以那次戒烟只有短暂的三个月时间。后来,我一直从事客户经理的工作,与卷烟零售户打交道,做上门服务工作,做品牌培育,新品宣传,自己首先适应什么烟都抽,并且能够说出卷烟的品质,优缺点,为品牌推广做代言,这也是工作,我妻子一直支持我的工作,但要求我抽烟要适度,像酒一样也不能过度。

  因为我是一名老烟草人,我本身就与烟结下了不解之缘,将直至久远。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