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珠源之梦
2019年07月22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张洪

  人类的起源,在河之源。

  村庄的起源,在滇东坝子。

  滇东坝子——那是滇东人的第一座村庄,那是滇东人的繁华都市,那是滇东人的一座豪华圣殿。

  河水,奔流不息,纵横交错,卷起两岸花草枕着的波光,装点着村庄的光阴。

  南盘江,道不完的故事,装进了赏不尽的风光里。

  绿色的童话,在心中种下了绿色的梦幻。

  我似乎已听到了小桥、流水、人家,从旧时光的一场酣梦中醒来,如诗词里描述的火中涅槃而生。

  春天的想象,如一朵幽兰,正在吐蕊。

  旧时光里的唱词,从春之花开到秋之落叶,都是先民衣食住行的生活细节。

  浪潮涌动,背负着阳光和新月,在泥土与雨水间,感受春天。

  在黑暗之中,把一盏油灯挑亮,借着灯光,在黑暗里去穿越黎明。

  躺在松软的河滩上,让鹭鸟张开的双翅扇起幻想的风,悠远了我的情思。

  河滩的梦是潮湿而辽远的,似生命的探寻无边无际。我的思想随流水游弋在未来里。

  河水淌着一幅动感十足的风景。一群野鸭,在河流的转弯处,啄食着生命之源。

  风姑娘轻悠悠的,将我的梦想传递到心灵深处,点燃了理想之灯。此时太阳正旺,是正午。我躺在故乡的河滩上,听见了家乡的牛哞。牛哞大地,唤醒亘古的乡村,在时光深处悄悄走着。

  一朵白云掠过头顶,用轻柔的纱幔,装饰着迷人的河滩之梦。多少希望的种子即将萌芽!

  旧时的语境,犁出烟波浩渺。

  河水东流,舞动鸟鸣、水草和树枝。

  时光深处,草原、山川、闪电、雷霆,还有霞光和月色,勾勒成苍茫。

  一阵风吹来,远古——在滇东醒了。

  乌蒙山之脉,马雄山之南,枝繁叶茂的草木遍野。

  草根和树根把泥土沙石抱紧,拽出水的涌动,枝叶拨动着水——

  去远行。

  在珠江源头。水,隐藏的神性,披荆斩棘。

  浪花滚动,义无反顾地穿梭,夙愿里是改天换地的使命。

  马雄山“一水滴三江”之地理奇观,扛起了珠江的旗帜。

  气势磅礴的乌蒙山、梁王山蜿蜒纵横、重峦叠嶂;奔腾不息的南盘江、牛栏江南北分流、一泻数百里。这“两山两江”构成的滇东高原,突出了曲靖的壮丽山河。一股股力量先后加盟,使你形成更加强大的生命体系。

  南盘江,母亲河,古老。而祖母河——珠江源头——你,

  更古老。

  缓缓地打开山的真容。

  密林深处,天地的灵气发力。南盘江,你孕育了史前文明。

  八千个星移斗转的年年岁岁,在每一个风风雨雨的日子都会诞生许许多多动人的故事。

  你是一条巨龙,一条静静地卧在滇东高原的巨龙。

  水,是你的血液。

  在你生命的血管奔流,在滇东高原腹地浸染生命的色彩。

  你激荡着饱含的深情,从每一朵浪花里,喷涌而出。

  清晨。阳光,与蓝天白云作伴;

  黄昏。晚霞,与河流树影对话。

  视线与神经的缝隙里,蓄藏着高原的河,带着高原的生命基因,穿过岁月与生命的记忆。

  是谁翻动了河水的光泽?是谁的激情化作涟漪?是谁在七月的河滩,抚摸着牛羊的呼吸?

  清凉,划破了高原的沉默,河边的草亮起滇东山歌的悠扬。

  河水,把一路豪情带向西又向东,南盘江与北盘江在贵州与广西的交界处汇合,又推向伶仃洋。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