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人生的冬天
2019年11月01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张洪

  冬天,我老了,你也老了,面对那些还在夜里跳跃的火焰,沉默的我们,将以哪一种方式忆起,欲望已经枯萎,回忆已经散乱,听过的水声和虫鸣,看过的星辉和灯影,面对它们,我们还能拿什么,将它们在有月光的夜晚安放,眉宇间的蓝天,已经远了,怀抱里的海洋,已经小了,在多年以后,被我们无辜放逐的年华,再也回不来了。除了一轮正在下坠的夕阳,在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们,鲜活的火焰,已被冷风一朵一朵地掐去。

  没有莺黄的柳絮,没有艳丽的桃花、杜鹃,冬天的花季是独特的,霜花、雪花、冰花,蓬勃着动人的季节,冬天的花季是热闹的,霜花报告着季节脚步,雪花嬉戏着孤傲雪莲,冰花炫耀着香甜的日子。不要嫌这花季太冷,疑或觉得花期太短,春的花期过后是果实,而冬的花期过后是希望。冬天的花季,虽然冷冷清清,而清莹中,却缠缠绵绵。

  我说不出自己的忧伤,也只有三月,只有这满山遍野,竞相开放的花朵,才可以把我此刻的相思,一语道破。我潦草的一生,似乎只与春天有关。多年过去了,那些剪不掉的思绪,依然对我不依不饶,就像这迎面而来的冷风一样,总在身上无声抽打,我是淌过春天的河水走来的,我是摸着崎岖的山路上来的,蓦然回首,这芬芳四溢的午后,这暗潮涌动的尘世,我说不出自己的忧伤。

  夜已深了。风啊,你还在吹,都已经把我吹了快半辈子了,你还在吹,我的额头已经被你吹皱,记忆已经被你吹远,连我的人生之路,也已经被你吹得弯弯曲曲,烟雨蒙蒙了,你还在没完没了地吹,难道你要把我当花儿一样吹开,难道你要把我当草叶一样吹败,吹吧!风,我已经挺直了腰板,睁大了双眼,我要看你要把我今夜的思念,吹往何处。

  走进冬天,自从秋天撒一捧冷雨,恋恋不舍地离去,季节便推出一个新的时令,走进冬天,走进冬天,村头的白杨开始叶落纷纷,满地的黄叶与早起的太阳,相映成金色的柔美,树梢的几片黄叶,在冬风里飘飘,不知道是对秋的留恋,还是对冬的招摇。农家的炊烟开始变浓,袅袅婷婷地,笼罩着温情的农舍,悠闲着农家的日子。乡村的节奏,变得不紧不慢起来,猫儿狗儿追逐着太阳,追逐着一份温暖,农人进入闲暇,开始了神仙般的日子,走进冬天,并不是没有了绿色,新播的麦苗长成优美的诗句,麦苗儿尽情吮吸着冬的甘露,为着另一个节气的拔节,积蓄能量,养精蓄锐。也许会有一场雪,给大地披上洁白的羽裳,千峰万岭变成银山,消瘦的树木进入冬天的花季。走进冬天,一切都进入孕期,农家孕育着一个新的希望,大地孕育着一个明丽的春天,一切都美好着,激情澎湃着……

  下午三点钟的光景,冬日的周末逐渐变灰,雾霾使整个城市的街道和心情都变得愈发慵懒,树叶也正在冬天的枝头缓缓老去。我将厨房收拾停当,把洗净的排骨伴着葱段和姜片放入砂锅,大火之后,开启小火,沏上一杯龙井,静静地等待着晚上饥饿感的到来。

  我喜欢这样的等待,远远地听着砂锅传来的水气声,仿佛平静的梵音,抚慰着动荡的腹部,让心灵宁静。微风过处,时不时荡漾而来的肉香,沁入心脾,深吸一口,和着淡淡的龙井的清香,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少年的炊烟。

  等待的这一刻,一切美妙的往事都如光影一般,在空气中飘散……等待,是一种心境,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而真正的美味往往都需要缓缓等待。前些年,我的父亲随我在第二故乡居住时,看着阳台上空落,他就在阳台上种植了各类的农作物蔬菜:韭菜呀、蒜苗呀、西红柿呀和辣椒呀等。每当它们一长出嫩芽儿,我就自发地开启了等待的模式。每次走到阳台,就会下意识地计算着它们生长的高度该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变幻出新鲜的菜香。

  直到有一天,当一盘鲜嫩的蒜苗炒肉摆上餐桌,那熟悉的蒜苗清香溢满房间,等待的心情都转换成眼前真实的存在时,那种心情竟是万般滋味涌上心头。而再去阳台看时,看着那空空的盆景,内心竟有说不出的失落和怅然。如今,父亲早已回归故乡的田园养老,听说在老家的菜园里他又种植了大葱、芋头和红薯等各种菜果。我听后便又不自觉地等待起来。也许,在等待中的某一天,我又会收到那来自故乡的、带着新鲜泥土气息的瓜果了……其实,整个农作物的生长也都是一种等待的过程。

  秋刚刚打点完行囊,冬便迫不及待地登场,枫叶找不到可依靠的胸膛,冬霜已将往事埋葬。大地开始进入孕期,在温柔的雪被里静养,雪花飘舞,敲打着睡梦人的木窗,风舞长袖,将季节尽情地张扬。当冬与春在桃花枝头,悄悄幽会,又一个季节孕育成熟,于是,灵魂开始出窍,躯壳还给季节,轻轻托出的,是传说中经典。

  还是在年少的时候,我常坐在书桌前看书学习。书房简陋狭小,木式结构,木板上糊满了印有大大小小方块汉字的报纸,泛着时光发黄的光芒。我坐在木质结构的书桌前,纵览古今,遨游世界,疲惫而又惬意。

  往往是在有所心得的时候,我抬起头,靠在椅背上,望向窗外。远方是静静铺开的田野,有时青苗郁郁,有时稻穗起伏。再远处,群山巍峨,阳光灿烂。我向窗外眺望的时候,大多会收获好心情,闲适的大自然宽厚地敞开胸怀,包容着我一切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数不清的眺望中,我也体会到了大自然的盛怒与哀愁。龙海山顶上乌云骤起,狂风挟万钧雷霆,一路呼啸而来,奔腾的山雨铺天盖地,声震山村。我的视线就缩回到了小小的庭院里,看院中雨骤风狂,嗅到泥土清新的气息。

  年岁渐增,奔波益辛,形形色色的窗子在我眼前出现,但都是稍纵即逝,我作为过客,只是看到了窗之形,静坐窗前赏景怡心的机会少而又少。但我觉得这跟窗无关,生活催我不断向前,向前。

  在一个静静的上午,我坐在书房前向窗外望去,仿佛又看到了年少时独坐窗前的情景,满目的田野青山,悠然飘动的丝瓜,洁白深沉的茶花,在一瞬间使我的心沉静沉醉。随心而望,窗外风景旖旎,窗内心境恬淡。那一刻,我对窗肃然起敬,世界的多彩,原来在一念之间,一窗之隔。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