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走进了抚仙湖
2019年11月01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张洪

  云岭高原的湖泊都称作海,喜欢他的大气磅礴、粗犷豪放、碧波荡漾。

  我在玉溪,走进了抚仙湖,拥抱了抚仙湖,亲吻了抚仙湖,和抚仙湖来了一次亲密的缠绵。

  十月的抚仙湖,炒得很热,我闻香而至。蓝天白云,湖浪沙滩,主题鲜明,我踉踉跄跄地扎进湖里,抚仙湖已倾斜。岸边鲜活的交易市场,人头攒动,晚餐,湖鲜唱主角。黄昏,湖天一色,抚仙湖在鲸吞落日,晚霞把血红纹遍我的全身。涨潮的夜色,淹没了岛上的风景,路灯徐徐的点亮人家,深夜,湿漉漉的鼾声飘出窗外,涛声依旧。出湖的小渔船,虔诚在祈祷,今夜一网网的平安与收获。

  名为孤山,实际只是一座小岛,椭圆形,状如一枚鸡蛋,面积约半平方公里。虽然宋朝大理国段氏遗留在岛中央的千岁松柏早已焚毁,虽然清朝初年的战火吞噬了明代以来飞檐细雕的古建筑群,虽然民国时期岛上只残余一座破庙,但是古时游人、隐士留下的诗词、碑记却泄露着旧时孤山的宏伟气派。

  来到孤山,我嗅到了水与火交融的味道,看见汹涌的波涛,看见孤山的喷涌,还有,大鱼奔跑流血的伤口。画面跳跃,我只看见柔情的湖水,淳朴的民风,如织的游人,还有,几句玉溪话掉落崖壁的温柔,偷听湖泊的情话。

  如今,孤山已经获得新生,她不再孤独、不再寂寞,而且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渔船归来,汐声高昂,西下的夕阳染红了天际,我以火焰四射的霞光,点燃已澎湃的心潮,夕阳如此美妙,黄昏更是妖娆,我期待明天那轮橘红色的夕阳。

  独坐湖中,云雾弥漫的日子,孤山恰似一座飘渺无常、变幻多姿、神奇美丽的仙岛,与抚仙湖交相辉映;阳光灿烂的时候,孤山犹如一个风姿绰约、温文尔雅、含情脉脉的仙女,与抚仙湖暗传秋波。

  不知谁说过:“早晨没在湖边站过的人,不能说看见过抚仙湖。”我在每天天刚亮时,就去到湖边,行走在沙滩上,任那湖水一会儿漫过脚背,一会儿又退回湖去。眼观着静谧之湖、玩皮之湖、逐渐变亮之湖。

  和内地湖泊相比,高原的湖泊似乎更加粗犷、更加宽广、更加洁净、更加深蓝。我时而静静地面向湖泊,迎接着湖风的吹拂,呼吸着湖风送来的清爽;时而在湖边漫步,踩踏着浪花和柔软的沙子,享受着湖水漫过双脚的温馨。我的眼睛始终看着湖泊,就像被强大的磁铁吸附一般。天涯何处无芳草,错过她,遇上你,是你弥合了我的心,破碎在伤心湖边的心。伤心湖伤透我的心,不等我掏出爱,骤然吹响的唢呐声里,她就像群星捧月捧走了的水中月,不见跌倒在人群后边的我,噼里啪啦,心碎一地,东方日出我醒来,我躺在一个新的世界里,这就是你的怀抱,温温的,柔柔的。你是来自抚仙湖的少女,几十年过去,我老了,你还像当初年轻,双眼饱含着抚仙湖秋波,叫我越来越起疑心,你是不是抚仙湖里出来的仙女。

  眼前的抚仙湖越来越清晰、明亮。在那湖天相接处出现一个红点,红点散射出一根长长的丝线并不断延伸扩展,慢慢变粗、变宽,像一根燃烧的焊条把湖泊和蓝天焊接了起来。随着红点逐渐变大、上升并放射出万丈光芒,其中一束划过湖面,形成一条燃烧的红带。一会儿,那红点变成了巨大的火球,原先的彩带也完全延展开去,整个蓝天和湖面都燃烧了起来,颜色也由最初的大红变成了金黄。湖上那不断滚动的波浪,此时也发射出熠熠的光芒,就像无数闪烁的火焰。湖边上的人们彻底被染成了一片金黄,和蓝天湖面一起燃烧起来。一个老人把鱼竿抛向了抚仙湖,我不知道,他是想钓鱼,还是想钓太阳。

  你是滇之怀里抚仙湖,我是那个世纪唯一飞入的丹顶鹤。你的波涛是太阳蜜,闪亮金子一样的烂漫,叫我情不自禁,翩然起舞。你怒放的心花是浪花,烂漫无比,我感动极致,一个猛子扎进你心底,亲热你心灵。夜晚你我共做月亮梦,波光粼粼的梦里,你喃喃自语:亲爱的,好好恋在我怀里,你若飞走,我会是一汪泪滴。我不走,放心,我不走,下个世纪,下个世纪不离去,将来你做荷花,我做抚仙湖,滋养你的娇艳美容,让你开放在我心上,根,深深扎进我的灵魂。我醉了,彻底地醉了,我被抚仙湖的美、湖上日出的美彻底地迷醉了,并和抚仙湖完全融为了一体。我不知道是抚仙湖融化了我,还是我融化了抚仙湖。在湖边的每一个早晨,我都这样兴奋着,被融化着。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