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星夜江城
2019年10月30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田键

  初秋的江城,带有些许凉意,4天5晚的公文写作培训,还是给了我仰望江城星空的机会。对于极少在江城长驻的我来说,我第一次看见了江城穷卢万里、月朗星稀的星空,就着初秋的暖风,真真令人神清气爽、好不快哉。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到盛夏的傍晚,大人小孩都在场坝里席地而坐,吹牛谈天、摇扇纳凉。大人们总是聊得热烈,田里的庄稼、白日的见闻、左右邻里的新鲜事,感觉永远聊不完。我自小木讷,不爱讲话,大人们聊着,我便安静的望着天空,经常脖子酸了,就干脆枕着双手,席地而躺,久而久之,便爱上了仰望星空。

  曾几何时,每一次仰望苍茫夜空,早已不再奢望见到童话般琳琅的星光,有一弯灰朦的月亮或是有一架闪烁飞机,便已感觉颇为知足。

  回想三年前的初秋8月,也在江城待过近一个星期,刚到不过两天,便咳嗽不止、头痛难忍,经诊断——上呼吸道感染。次年深秋,又一次来到江城,三天的行程尚未过半,咽喉肿痛、水米难咽,经诊断——上呼吸道感染。

  那时的江城,如每一个大都市般,经历着多霾的现实。人们被剥夺的不仅是呼吸清新的权利,还有仰望灿烂的资格。

  我们期待着清新、渴望着灿烂。去年4月,伴随着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战略部署,让江城星夜灿烂的理想走入了现实。

  此前每一次的江城之行,何曾仰望过如此清朗的星空、呼吸过如此清新的空气。第一次,我开始觉得江城是一座格外美丽的城市。看呀,我找到了最喜爱的北斗七星,它正舀起一勺又一勺的灿烂,热烈地向我泼来,沐浴在星光里,心情格外畅快。

  于是,我捡拾起了“荒废”多年的幼时爱好,每每星夜无事,便临风凭栏,驻足仰望,静静地欣赏群星在天上自由自在的欢笑、嬉闹。在久违的沉醉中,我感受到习习暖风、温润扑面,闻到阵阵草香、沁人心脾,甚至听到岁月哗哗的流淌声犹如山泉叮咚,一股精神焕发重返少年的震撼轰轰隆隆地响彻心间。对于已过而立的我们来说,星光意味着什么呢?是童年的歌谣?少年的壮志?还是青年的奋发?如果失却了这些星光,我们还能拿出什么来展现经历着发展巨变的“80后”的人生色彩,用什么来构筑起年老后在晚辈面前炫耀的经典回忆呢?如果雾霾让我们永久的地低下了仰望星空的头颅,我们失去的,绝不仅仅是回忆里星空的辽阔、亮堂与高远,还有文人骚客凭栏长啸、剑气如虹、红旗漫卷的激情,和英雄豪杰金戈铁马、壮心不已、虎步雄风的豪迈。

  回到山高水远的家乡,今夜星光依旧,我立在阳台,久久仰望着星空。

  真希望,这仰望星空的日子能永远持续下去。或许,是过于多虑了吧。毕竟,灰霾终究遮不住星群对于人间的永恒俯览,也割不断人类向着星空的执着仰望。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