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三岔河堤边
2018年11月13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家居在南盘江流进陆良坝子三岔河镇的河堤边。  

  三岔河镇是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辖镇,位于陆良坝子东部,镇名因该地原系南盘江泛流形成的三条小河交叉汇流此地而得名。全镇地处坝区,东部为龙海山,居民点及水田均分布在坝区内,坝区内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境内沟渠交错纵横,老盘江及支流杜公河纵贯南北,大小池塘星罗棋布,是红土高原珠江水系上游典型的渔米之乡。

  三岔河镇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白水塘风景区与历史文化古迹交相辉映,形成了旅游新“亮点”。整个景区良田纵横、交通便捷、村宇环绕。夏日荷花田田,秋日稻香万里。乘一叶扁舟,荡漾湖中,穿梭于万亩清荷之间,清新遐意;踏淤彩云水乡,放眼碧湖青畴,远离污染的混浊,或赏荷、或荡舟、或垂钓、或戏水,皆神情自怡,回归自然、享受生活。漫步荷苑,尽情领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水乡美景,享受“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宁静。

  小镇不大,却古,古得悠远绵长,是一部由元朝及今的书;小镇东部山峦起伏的龙海山上千年古刹龙凤寺,始建于元朝正直七年,重修于清同治十三年。昔日的龙凤寺不仅庙宇宽敞,殿阁雄伟,塑像众多,而且周围古柏参天,杂木从生,山花浪漫,景色宜人。岁月.苍噪,此古寺几遭劫难,今政策祥和,物富人丰,该寺又渐恢复其原貌.,成了陆良又一景观。寺周树木成荫,悬崖峭壁上,怪石嶙峋,形似猪羊,故名曰:石猪石羊,颇为壮山顶有一池塘,周围长满了杂草,池水碧绿,深不可测,名曰紫溪池,距寺十来米,有一水池,清澈见底,常有拇指粗细的一股清泉流入池内,细水长流而池水又从不漫溢。

  龙凤寺,是一幅立体的画。下有嶙峋怪石青黑如黛,石径蜿蜒,曲折而二上,中有树木山花.,丛林杂草,斗檐红瓦掩映其间,上有白壁悬崖如慢幔如屏,构成了宽广博大的背景。这里,是一个登高览胜的好地方。俯瞰山下,陆良坝子尽收眼底,江河似带,湖塘如镜,阡陌相连,公路两旁林木掩映,村落星布,炊烟袅袅,景色宜人,气象万千。

  于是,南风北俗,楚辞秦腔,在这里交融、酝酿,在发酵中兼南北之长,通贯古今,小镇就有些庄重,如同悠长小巷中被岁月碾磨得看不清花纹的青石条板。

  陆良是沐英入滇后所见的第一大平坝,大军在白石江之战大败10万元军后,沿南盘江顺流而下,一过响水,忽见山重水复豁然开朗,方圆百里,一马平川,山川锦绣,烟波浩瀚。这里早在东晋、南北朝及隋唐时期,就是爨氏统治南中地区的首府,西汉元封三年(公元前109年)就为云南最早的24县之一。大军先在小堡子古城擒“云南王”帖木儿王子兄弟,又平定鲁昌城土酋刘氏五兄弟,后在陆良驻军、设陆凉卫,迁来诸多外省移民拓荒开疆。所以,我们现在都说明王朝带给陆良新一轮的繁荣和发达,也常说陆良人是从南京迁过来的,地名中也多以“所堡营旗”等军事驻地命名,如左里堡、车马堡、马军堡等“十八堡”后方,太平哨、望城哨、新哨等前沿阵地。今天,踏着沐英大军的足迹,走一走板桥镇的洪武村、马军营,看一看三岔河镇的洗马湾,华侨农场的镇星台牧马场,仿佛又看到这位镇国将军弘扬王朝威仪,兵戈铁骑,狼烟四起,饮马南盘江的威严。

  有镇就会有河 ,有河就会有堤。先人们习惯于依水而居,掬水而生,而养,而歌,而泣。然后筑起一道堤,给河镶上一条美丽的花边。堤就同小镇一起成长,记载着小镇的兴衰变迁。

  三岔河镇的是两条终年流淌不息的河,一曰南盘江,一曰杜公河。

  南盘江,简称盘江,古名交河;属珠江(西江)水系,发源于马雄山;经沾益、曲靖至响水坝入我县,自东北向西南,在县境坝区蜿蜒40余公里后,又进入西桥以下峡谷地段奔腾20余公里出境,流入宜良县。南盘江及坝区的沼泽洼地,均是古盆湖的遗迹,清代以前部分江道与湖泽相连为一片水域,面积约10万余亩,是繁多的候鸟水禽,鱼类栖息繁、殖的场所。后来随着自然的演变和人工的作用,日益形成;于固定的河道。可河底增高,境内常洪涝成灾。

  杜公河在三岔河镇区域内,河道由沙沟办事处的关圣宫起,自老盘江引水,经三岔河、清河、太家头、万清、赵家沟、黄家圩、水阁等办事处,注入中原译,具有分洪、排涝、灌溉等效益,全长18公里,河道底宽约10米,堤宽3—5米,堤高约5米。据方志载:“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陆良知州杜珍(河南新安人)因东乡(今三岔河镇)水患;亲往勘查,教民修坝开河,水治而患息。”后人为纪念杜知州之功绩,称这条河为杜公河,这条至今已有近三百年历史的人凿河道,虽然历代整修,然河址一直未变,至今仍为坝区主要排灌渠余。沿河村寨相连,农舍栉毗。

  河边是挺拔密集的树,春融怡,夏蓊郁, 秋疏薄,冬黯淡。河上高耸的是堤,堤上是一条宽约四五米的路。堤外是鸡犬相闻的田园。站在堤上,极目楚天舒,神飞九天外。这里远离了城市的拥挤和喧闹,抛却了尘世的烦恼与纷争,就连这里的空气也让人每个毛孔都透着惬意。这也许是古人今人都怀有一种特殊感情的原因吧。

  家依堤而居,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便常到堤上走走,尤其是早上。在摆羊河小学悠扬的钟声中爬起,不必西装楚楚,刻意修饰。登一双运动鞋,着一身休闲衣,素面朝天。沿十余级台阶,在晨曦薄雾中悠悠登上河堤,把整个身心浸泡在晨风中,浸泡在泥土的芳芬之中,给人一种空空灵灵的缥缈之感。堤上不乏早起的人,或跑,或跳,或闲庭信步,或随着音乐鹤翔龙腾,每一式都透着难得的舒适和惬意。早起的人中以老年人居多,他们是小镇历史的见证人,是大堤永远的主人。

  这个时候,青年人大多还在睡梦之中,他们需要有足够的睡眠来恢复精力,去面对天亮后这个物欲横流、充满力与力心与心的角逐的繁杂世界,去为别人哭,为别人笑。也许在梦中他们才能有片刻的安静,才能摘下面具,有一个真实的自我。也许他们在内心中想逃避这个世界,不愿意早一分钟面对这个世界,而得到片刻的安宁。其实,该来的总要来,躲是躲不过去的。佛家说,一切烦恼都是由欲而生,只有以一种平常的心态,淡然相对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烦恼自去。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有空不妨到堤上走走,看看朝阳中的白发老人,堤下奔流不息的河水,也许你将会有一种不同的心境。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