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在线视点>三悦有言>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消费税改革对烟草的影响有多大?
2019年10月30日来源:三悦有言公众号作者:烟花三悦的三悦

  9月26日,国务院发布《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提出三个方面改革措施:保持增值税“五五分享”比例稳定,调整完善增值税留抵退税分担机制,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其目的在于“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支持地方政府落实减税降费政策、缓解财政运行困难”。

  此次改革的焦点在第三条,“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除了明确“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将部分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这个大的改革方向,核心和关键是“改革调整的存量部分核定基数,由地方上解中央,增量部分原则上将归属地方”,原来中央独享的消费税将转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种。

  也就是,外界对于消费税改革“央地收入划分改革”这一常规视角。

  众所周知,消费税是以消费品的流转额作为征税对象的各种税收的统称,是政府向消费品征收的税项。我国目前对15类商品征收消费税,其中:烟、油、车、酒四类商品贡献近99%的国内消费税。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公布2018年的数据,消费税收入达到1.06万亿元,所占比例达到7%,是仅次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的第四大税种。

  作为消费税的重中之重,烟草占据了消费税的50%以上。我国卷烟消费税从开征以来,经历了6次大调整,最近一次调整在2015年。目前烟草的消费税主要包括:生产环节甲类卷烟56%加0.003元/支,乙类卷烟36%加0.003元/支;批发环节11%加0.005元/支。从税总公布的数据看,生产环节的消费税占比37%左右,批发环节占比14%左右,两者之间大致2:1的比例。

  很显然,尽管目前只是“先对高档手表、贵重首饰和珠宝玉石等条件成熟的品目实施改革”,但大家都知道真正的重头戏是烟草、石油,消费税改革某种意义上就是烟草消费税改革。

  之前大家对于烟草消费税的关注,在于是否——基于控烟为目的——继续提高税率,呼吁提税和强调稳定具备接近的声量。现在随着《方案》的发布,虽然消费税改革第一步并未涉及烟草,但对于下一步烟草消费税改革明确了方向,也留下了悬念。改革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但怎么改,怎么改更好,“财政部会同税务总局等部门研究制定”必定会牵一发动全身。

  第一个悬念,也是最大的疑问,会不会将烟草生产环节消费税挪到批发环节?如果继续稳定现有征收方式、征收比例,生产环节占大头,体现了品牌主导资源配置的行业意志。如果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除了要充分考虑征收的技术、难度和风险,包括税额的增加,都将会对烟草带来深刻的影响,重塑烟草与地方、工业与地方、商业与地方、工业与商业之间的关系和格局。

  第二个难点,改革调整存量部分的基数核定。核定基数在技术上没有太大难度,无非哪一年、是否年年调、达不到怎么办等等,难就难在央地利益的协调与平衡,地方上当然希望更多讨价还价的空间和机会。短期内,或许会有防止存量部分基数垫高的策略摇摆,但长远看,核定基数将会是一个反复而艰难的博弈过程,基础好、能力强的地方会把精力放在做大增量部分。

  第三个关键,征收范围和征收比例是否同步调整。一个是会不会继续提高烟草消费税率,达到寓禁于征的目的,回应控烟组织的呼吁和期望;另一个是会不会扩大征收对象和范围,比如:电子烟应该以何种方式纳入监管,会不会对烟油等涉烟产品征税。更加积极一点来看,消费税改革对于规范包括电子烟在内新型烟草制品的发展也将是极大的促进。

  这三个方面的问题,将会贯穿于消费税改革全过程。

  最直接的影响,随着消费税改革的启动推进,地方政府对烟草的重视程度会有一个明显提升,尤其对工业板块会有更大的关注支持、更高的期望要求,各地也会进一步加大专卖执法力度,加大对假冒、走私、非法流通卷烟的打击。比如,云南在14日就发布了《支持烟草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提出了推动烟草产业高质量发展的一揽子计划。

  反过来,不仅生产大省与消费大省之间的矛盾也将更加突出,保护本土企业、本土品牌也将会有更强更现实的利益驱动,极有可能触发新的更大力度、更大范围的地方保护,烟草“大品牌、大市场、大企业”的产业意志与地方“优先支持本土企业”的现实利益之间将会形成直接的博弈。场面上的话好说,但到了真金白银算账的时候,还是会先把自己的算盘打好。

  下一步,会不会因此而导致“卷烟消费税后移至批发或者零售环节”,进而倒逼烟草的改革深化,这既是烟草在未来一段时间都无法回避的现实挑战,也有可能会对烟草的深化改革带来正向促进。这也从根本上决定了不能就消费税改革而改革,要充分认识、积极应对消费税改革的联动效应,烟草行业自身更需要有提前谋划、通盘考虑、系统设计。

  另一方面,基于这样的制度设计,地方为了分享增量,会加大力度做大蛋糕,这也有可能刺激控烟组织的反弹,并将矛盾转嫁到烟草上,既要“背黑锅”,还要忍辱负重。面对控烟组织的外部压力,在增加消费量空间有限、消费结构提升速度,进一步提高卷烟消费税率——得到控烟组织认可的同时——将会变得切实可行、势在必行,提税带来的影响又将是牵一发动全身。

  不管怎样,在刺激消费增加消费税与消费税抑制消费、或者说不鼓励消费之间,这种矛盾始终存在,烟草既是热点,又是焦点,未来的一举一动都将被置于显微镜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