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性控烟>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控烟行动升级 未来将通过税收、立法等方式提高控烟成效
2019年07月25日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网作者:赵碧

  控烟对我国而言是一个很棘手,也很艰难的问题,既有社会的因素,也有经济的因素,还有文化的因素等等。而要继续控烟下去,则要采取有效措施。

  7月2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健康中国行动”中的控烟专项行动。烟草危害是当今世界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据介绍,“健康中国行动”之控烟行动主要指标有6个,可以简化为:到2020年要基本实现把各级党政机关建设成无烟机关;到2022年和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分别低于24.5%和20%;到2022年和2030年,全面无烟法规保护的人口比例分别达到30%及以上和80%及以上。

  记者注意到,目前我国控烟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不过形势依旧严峻。从2017年起,我国卷烟销量止跌反升,青少年触烟更加容易和低龄化,电子烟等新型烟草正在成为新趋势。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采取多种措施减少未吸烟人去尝试烟草,还会推进采取税收、价格调节等综合手段,提高控烟成效。同时,必须严格加强电子烟监管。

  吸烟率呈现下降趋势

  2003年中国签署加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公约》生效,此后中国开始执行相对严格的控烟政策。

  2019年是《公约》在我国生效的第13个年头,在国际控烟工作快速推进的背景下,目前中国的控烟成效依然严峻。

  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成人吸烟率为27.7%,超过全球的平均水平。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烟草生产国、消费国和受害国,控烟履约工作面临诸多挑战,52.1%的男性吸烟率、3.16亿的庞大烟民,每年死于烟草相关疾病者超过100万人。

  相比较2015年,我国的吸烟率有所下降。2018年全国成人吸烟率为26.6%,其中,男性为50.5%,女性为2.1%,农村为28.9%,城市为25.1%。与既往调查结果相比,吸烟率呈现下降趋势,但与实现控烟目标“到2022年和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分别低于24.5%和20%”仍有较大差距。

  就数据来看,尽管经过三年努力,吸烟率只下降了1.1个百分点,但同时吸烟总人数出现了首次下降。吸烟率和烟民数量双降,今年还是头一次。

  目前,二手烟暴露情况整体有所改善。公众支持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的比例进一步上升。有报告显示,公众支持工作场所全面禁烟的比例为90.9%。超过九成的公众支持在医院(97.1%)、中小学校(96.7%)、出租车(92.9%)和大学(92.7%)全面禁烟。支持在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烟的比例为96.1%。

  电子烟成趋势

  值得关注的是,控烟13年,烟草销量在经历下滑后,在2017年再度反弹。烟草专卖局的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卷烟销量止跌反升,全年卖出4737.8万箱,较2016年增长0.8%。
  就在去年11月,中国烟草总公司在生产经营调度会上表示,要确保年销售4750万箱的目标任务。这一数字相较于前一年不减反增。

  中研普华研究员王文丹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5年之后,中国的烟草税再无调整,但人均收入仍在不断提高,人们对烟草的支付能力不断增强,近几年中国高价烟销售比例不断提升。

  同时,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增长速度居全球之首。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的人均GDP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增长,收入增长速度远大于烟草价格增长速度,支付能力不断提高。据调查,中国的卷烟支付能力每提高10%,卷烟消费量约可增加6.01%。

  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介绍,我国电子烟使用处于较低水平,但是根据中国疾控中心2018年的调查,与2015年相比,现在听说过、曾经使用过和现在使用电子烟的比例都有提高。电子烟的使用容易诱导青少年使用传统烟草,加速吸烟者年轻化趋势。

  据IT桔子统计,从2019年年初到现在国内至少已经完成29起电子烟领域的融资,累计金额超20亿元,其中6月和7月的融资事件就有15起,可谓非常密集。相较于2018年的8起融资、2017年的4起融资,可以看出电子烟领域的融资数量呈倍数级上升。

  另外,青少年接触和购买“第一支烟”更加容易便捷。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地方变相促进香烟销售,烟草公司积极开拓农村新市场,电子烟成为不少人青睐的产品,不少商家通过淘宝店铺引导客户加微信下单购买香烟,不少小卖铺小商店贴着“未成年人禁止吸烟”的标示,却依旧把烟卖给青少年。在这种环境下,不少青少年触碰和购买“第一支烟”更容易便捷,而且留守儿童由于可以支配生活费缺少监护而成为重灾区。

  中疾控统计,50%的吸烟者购买1盒卷烟的花费不超过9.9元,与2015年相比未见差异。记者了解到,低价香烟在市场上占据“主流”地位,不少青少年学生成为低价香烟的消费群体。

  桂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成晨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商家追求利润而采取“互联网+”的模式销售烟草并没有错,但是给未成年人销售香烟却有错,给留守儿童销售烟草更有错。

  缓解该问题,则需要从源头(销售方)和市场(需求方)同时下手。他说道,一方面,对这类商家进行处罚,另一方面,要做好宣传工作,以疏代堵,做好未成年人的控烟工作。

  多管齐下

  控烟对我国而言是一个很棘手,也很艰难的问题,既有社会的因素,也有经济的因素,还有文化的因素,等等。而要继续控烟下去,则要采取有效措施。刘成晨建议,要“小步快走”提高烟草税,利用税收杠杆实现控烟目标。同时,还要将烟草税收收入有效地用于减少烟草带来的危害、改善医疗、促进健康等公共卫生服务领域等。

  毛群安表示,烟草税收价格调整对我国减少烟草消费起到了重要作用,目前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就我国烟草税的情况以及税价调整的可能性,与国际组织和专家进行研讨,将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采取税价调整的可能性。

  在此背景下,我国或开启第五次烟草税收调整。毛群安说,研究推进采取税收、价格调节等综合手段,提高控烟成效。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此前表示,价格和税收的杠杆,是国际上通行的成功经验。通过税收加税,从长远来看将减少了吸烟的危害,不仅减少了烟民的烟草消费,而且受二手烟危害的人也少了。

  刘成晨说道,必须加快国家层面的控烟立法,尽快出台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烟的全国性法律,而且还要把这样的规定落实到位。

  目前,互联网电商平台和微信等方式也是购买香烟的途径。刘成晨建议,净化基于烟酒的社会交往暗规则,净化互联网+的销售香烟的方式,严控农村未成年人的吸烟(包括吸电子烟等)。

  在控烟行动中,地区差异很明显。中西部地区、农村地区的控烟进程远远落后,无烟观念的传播着实是一场硬仗。这些地区的工作应当从最基础的科普做起,以免引起抵触心理,使管理条例沦落为一纸空文。王文丹表示,学校教育、家庭熏陶、社会引导应当并行,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观念:吸烟并不帅气、不光彩,它既不能显示成熟,无助于交友,又对健康、寿命有极大的危害。

  此外,专家介绍,不管是低焦油烟还是电子烟都存在有毒有害物质,而且对尼古丁等含量标识模糊容易导致吸烟者吸食过量。另外电子烟还存在爆炸、高温烫伤等风险。目前,国家卫健委正会同有关部门进行电子烟监管的研究,计划通过立法监管电子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