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控烟>正文
李涌金和他的火柴世界(图)
2016年06月30日来源:第一财经网作者:邱妍

荷兰风车火柴盒,正面是一幅天蓝色底荷兰风景图案,拉开小盒后是一个荷兰风车,极具特色

镶玉火柴盒设计简单、色彩淡雅

除了装火柴,火柴盒上的算盘也可以用来计算,设计十分精巧

  烟草在线据第一财经报道  “有一次,我去江西九江出差,买了一篮子火柴。上火车时,被安检拦下,我反复解释说自己是火花收藏爱好者,可最后火车还是没赶上。”说起自己30多年来收藏火柴的经历,李涌金有说不完的故事。

  李涌金家中的墙边立满了陈列柜,柜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火柴盒。在这里,可以找到世界各国6000余件奇异火柴和火柴发明前人类使用的取灯、火镰等原始取火工具。

  李涌金对火柴的热爱源于对美术的热爱:“有图案的我都喜欢,邮票、糖纸、火花、烟标都让我着迷。火柴盒就像小百科全书,政治历史、风土人情、名胜古迹都浓缩在方寸之间。”

  “现代火柴的出现也就一百多年,人类取火的历史却源远流长。收藏火柴盒既能发现各种有趣的火柴,也可以探寻人类取火的历史,其乐无穷。”李涌金说。

  千姿百态的火柴

  荷兰生产的风车火柴(图①)是李涌金很喜欢的一件藏品。虽然其设计简单,但色彩明亮,视觉效果极佳。四盒普通的长方形火柴按顺序交叉排列成正方形,四面各有一个红绳作为小拉手。拉动起来,四盒火柴拉出的小抽屉犹如风车的风页在转动。“四个小抽屉,经过简单组合,竟如此巧妙地展示了荷兰特有的风土人情。”李涌金说。

  李涌金还收藏有一盒北爱尔兰一家餐厅的专用火柴,外形是一位大厨师,高高竖立的大厨帽、胖胖的身躯,甚是有趣。

  除了国外一些设计巧妙的火柴盒,李涌金的藏品中不乏一些带有中国传统元素的火柴盒。如镶玉火柴盒(图②)和算盘式火柴盒(图③)。镶玉火柴盒是在火柴盒一面使用玉这一材质,上面雕刻有花朵、绿叶等装饰,十分典雅。而算盘式火柴盒设计更为巧妙,直接将一个算盘镶到火柴盒上,可直接用于计算。

  李涌金还有十盒一套的火柴盒,买自福建,每一盒上都有福建的一处景色,拼接起来,正面是一幅风景图,背面则是导游图。另外一条鱼形火柴盒是他在广州一家餐厅发现的,火柴盒的鱼眼、鱼鳞、鱼尾,每个细节都活灵活现,体现了餐厅的海鲜特色。他去江西,则找到了一套呈现刺绣艺术的火柴。十盒火柴每盒形状各不相同,黑底彩绣,做工精细,充满浓厚的乡土气息。

  在李涌金的火柴王国里,火柴绝不是清一色的穿黄衣戴黑帽,而是赤橙黄绿青蓝紫样样都有。火柴梗也是长短粗细各不相同。他的美国长梗火柴像筷子一样,有28厘米长。无梗火柴则只有火药头,需要用铁钳夹住取火。除了外观各异,李涌金收藏的火柴还有加了防潮涂层,用于海上救险的抗风防潮火柴,也有添加了中药,拔火罐时能治病的药用火柴。

  留住时代的影子

  李涌金深知火柴的时代已经远去,但他希望能留住那个时代的影子,让后辈知道火柴是什么样子。几年前,他建造了自己的私人火柴博物馆,研究起了火柴的发展历史。

  在李涌金的收藏中,最古老的“火柴”要数取灯。1827年,英国人发明了现代火柴。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中国就出现了一种较为原始的火柴——取灯。取灯曾是北方人对火柴的俗称。据史料记载,南北朝时期,取灯就已经出现。

  李涌金发现历史文献和明清小说中多次出现“取灯”一词。北宋陶谷所著《清异录•器具》中叙述:“夜中有急,苦于作灯之缓。有智者批杉条,染硫磺,置之待用。一与火遇,得焰穗燃。既神之,呼为引火奴。”明代文学家冯梦龙所著《古今小说》中有这样一句:“忘带个取灯儿去了。”

  李涌金收藏的两把取灯是从古董商那里寻来的,用弯弯的小木片做成,尖的一头粘有硫磺,30支一把,用线捆扎。为了深入了解取灯,李涌金曾多次去往北京,走访一个叫取灯胡同的地方。通过实地探访、与当地老人聊天,他了解到,那里曾经聚集着取灯作坊、手工业者和批发商。

  对火柴,李涌金有自己的一套研究思路。每寻到一盒火柴,他就根据商标查出品公司。弄清楚生产商之后,再去工厂档案室查阅资料,看资料中出现过什么人物。

  李涌金曾在一篇研究文章中提到“火柴大王”刘鸿生。远在异国的刘鸿生家人看到文章后,主动联系李涌金,这让李涌金感到非常兴奋。收藏不仅使李涌金深入了解了火柴的发展历史脉络,也让他建立起与更多人的联系。曾有一位工程师在报纸上看到介绍李涌金收藏火柴的文章,便写信给他,把自己偶然收藏到的一盒火柴送给他,原来素不相识的人也因此成了朋友。

  “自己研究学习火柴的历史,也和很多人交了朋友。另外,很多人并不了解火柴,后辈连火柴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我想把火柴收集起来,留住那个时代的一抹记忆。”李涌金说。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